日本会改道而行吗——菅义伟出任日本新首相

近藤大介2020-09-17 16:46

(图片来源:人民视觉)

9月14日,日本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力压政调会长岸田文雄(原日本外相)以及前干事长石破茂(原防卫大臣),当选自民党第26任总裁。

在两天之后举行的“首班指名选举”(日本国会决定首相人选的选举)中,现年71岁的菅义伟成功接替了执政长达7年零8个月的安倍晋三,就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。选举结束后,在这位常年“隐忍”的男人的脸上,终于浮现出了一丝雨过天晴般的表情。

那么,菅义伟将会组建一个什么样的政权呢?很多日本的政治评论家预言,菅义伟政权会沿着安倍政权的道路继续前行。但在我看来,菅义伟政权一定会改道而行。

我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判断,主要是因为菅义伟具有以下几方面的特征:

藏蓝色的风貌和气质

如果用颜色来形容人的风貌和气质,菅义伟和开朗豁达、天真烂漫的亮红色没有任何关系。通常情况下,他面无表情、少言寡语、默默观察。在处理政务方面,他很少在公开场合表现出快刀斩乱麻般的果断,基本上从迈出第一步开始,就非常慎重地审时度势。所以,用藏蓝色来形容他,似乎最合适。

如果用太阳和月亮来形容的话,他绝对属于“月亮型”的人。而他的前任、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则是一个不折不扣的“太阳型”政治家。两个人形成了非常鲜明的对比。

另外,菅义伟的身边似乎并没有多少可以称兄道弟、畅所直言的朋友。从这个意义层面而言,他是一个“孤独的领导者”。

内向型志向

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,外交都是内政的外延。尽管如此,各国政客们的志向依然会分为两大类——内向型和外向型。

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为例,第一次执政期间,他在外交方面倡导“自由与繁荣之弧”。第二次执政期间,他又开始推行“俯瞰地球仪外交”政策,“外向型志向”非常鲜明。据统计,安倍在两次执政期间,一共访问了196个国家和地区(第一次执政期内20个,第二次执政期内176个)。仅就数量而言,已经超过了联合国的成员国(193个)。

与安倍不同,担任内阁官房长官长达7年零8月的菅义伟,是一个 “内向型志向”的政治家。无可否认,内阁官房长官的确没有什么外出访问的机会。尽管如此,在我的印象里,他在外交方面几乎没有取得过一丝一毫的成绩。

在9月2日举行的参选记者会上,菅义伟例举了自己的两项政绩:其一,基于抗洪政策,调整了日本各地大坝的蓄水量;其二,下调了移动电话的通信费用。很显然,这两件事都属于日本的内政。

在被现场的记者问及日美关系时,菅义伟提到了去年5月访美时,和美国副总统迈克·彭斯举行的会谈。在此基础上,他强调说:“对于支持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官员,以及刚才提到的美国副总统,我将进一步增进与他们的亲密关系,深化日美友好关系。

但是,彭斯应该不会认为自己已经和菅义伟建立了亲密的关系。毕竟每天和他见面的外国领导人太多了,说不定他早就忘了自己和菅义伟曾经见过面。

去年5月,菅义伟访美之行结束后,一位外务省的官员告诉我说:“在访美过程中,他(菅义伟)无论和美方的哪位要员见面,都是读读我们提前写好的稿子。他好像并不打算要和对方达成什么共识,而只是为了在美国人面前露个脸。美国人好像也读懂了他的潜台词。所以,无论在哪个方面,都给了他足够的面子。”

由此可见,这位不太会说英语,同时对外交也不怎么“感冒”的菅义伟,真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内向型志向的政治家。

9月12日,自民党总裁选举讨论会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举行。会上,菅义伟再次被问到了外交方面的问题。对此,他表示:“我有我自己的外交方略,今后也将继续贯彻执行。”但对于外交方略都包含哪些具体内容,他并没有做出详细的解释。

统治型的领导人

最近一周,我几次前往“霞关”(位于东京千代田区的中央政府机构集中地)。每一次,我都会感觉到这里的氛围已经发生了明显的改变。新政权成立在即,每一位中央政府机构的官员都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。

2014年5月30日,安倍政权基于“政治家主导”的方针,设立内阁人事局,统一管理中央各部门上至次官、局长,下至审议官的近600名干部官员。内阁人事局的出现,引发了中央各部门官员对首相官邸的无尽忖度。按照惯例,大家忖度对象本应该是最高行政长官安倍晋三,但安倍把自己“最关注的人员(或领域)”之外的大量人员都交给了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。于是,所有人在菅义伟面前,都表现得毕恭毕敬。现在,菅义伟成为了最高行政长官(首相),这些人的忖度程度,也不得不随之进一步加深。

其实,忖度菅义伟的人并不只有政府官员,执政党自民党的394位政客也是清一色的唯菅义伟马首是瞻。毕竟众议院议员的任期即将在明年10月结束,随着时间的流逝,这种状态将会越来越明显。

上周,一位中央政府机构的官员唉声叹气地告诉我说:“新政权成立之后,强权的暴风雨会越来越猛烈。在他(菅义伟)担任内阁官房长官的时代,无论谁接到他的传唤,头一天晚上都一定会紧张到失眠。在短短15分钟的问询过程中,如果没有给出让他满意的答案,他就会轻描淡写的说一句‘好了,我知道了’,然后起身离开。在那一瞬间,被问询人的仕途戛然而止。所以,有一些官员在面对问询时,会绞尽脑汁举出各种数据加以佐证。结果,他的回答依然是‘好了,我知道了’。当被问询的官员离开后,他就会命令在场的秘书‘马上调查这个人提到的数据’。一旦数据造假,这位官员就会在下一次的人事调整中接到降职通知书。就这样,他对近600名中央政府干部官员逐一进行了‘鉴定’。当时,因为他还是二把手,所以我们还有去安倍面前哭诉‘受了委屈’的机会。从今以后,就连这个机会都没有了。”

隐忍的人

在9月2日的参选记者会开始之前,很多媒体记者在猜测,菅义伟应该会在会上提到一些事情。后来,他果然在发言的过程中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。这些事情,就是他的人生辛劳史。

“接下来请允许我简短的介绍一下我的‘初心’。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日子,我出生在了秋田县的一户农家。作为家里的长子,我特别排斥长大以后继承家业干农活,所以从本地的一所高中毕业之后,我就来到了东京求职。一开始,我在一家街道工厂工作。后来,我发现现实过于残酷。所以,几经周折我考进了法政大学。

民营工厂的工作让我开始见识到了世间百态。于是,我开始思考,政治会不会是推动国家发展的源动力。也许是上天的眷顾,26岁那一年,我进入了横滨市国会议员小此木彦三郎先生的事务所,担任他的秘书,一干就是整整11年。38岁那一年,我得到了一个参加横滨市议会议员选举的机会,最终成功当选。在参与地方政务的过程中,我深刻的意识到,为了进一步提升国民的生活质量,必须加速推进地方分权。所以,我把奋斗的目标调整为‘参与国政’。47岁时,我终于当选了日本众议院议员。可以说,我的政治生涯从一个人地两生的城市开始,一切都是从零开始……”

虽然菅义伟用了“简短介绍”这个词,但他的这段回忆实际占了他全部发言内容的近三分之一。这也许是因为他在年轻的时候受了太多的苦,所以才会如此浓墨重彩的强调初心吧。

在接下来进行的“答记者问”环节里,第一位提问的记者言辞犀利地问到:“你不是一直说自己没有考虑过出任首相的事吗?”对此,菅义伟回答道:“安倍发表了辞职声明之后,我经过了多次的深思熟虑,最终做出了这个决定。”

谎话连篇!从走上政途的第一天开始,菅义伟就因为自身能力不足,而四处依附实力雄厚的政治家。2012年,他盯上了以复兴日本为目标的“政治大家”安倍晋三,并成功取得了对方的信任。从此,他像一只蝉的幼虫一样,在泥土里“隐忍”了7年,静静地等待秋天的到来。现在,他终于化为了成虫,爬上了树顶,酣畅淋漓地鸣叫。

当然,我并不是把菅义伟贬低成昆虫,而是通过这种方式形象地描述他那种惊人的“隐忍精神”。为了实现大权在握的人生目标,无论在公众场合的言行举止方面,还是在个人私生活方面,他都做出了巨大的牺牲,并且一直坚持隐忍。

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2012年12月,菅义伟就任官房长官之后的日程安排如下:

6点起床后,做100个腹部肌肉运动,主要目的是为了塑造官房长官的良好外在形象。得益于这项运动,他在就任后的半年时间里,成功减重14公斤。

接下来,散步30分钟,让自己的大脑完全苏醒过来。随后,参加两场早餐会,主要目的是倾听各界人士的意见,以及混个脸熟。很多和菅义伟共进早餐的人士都表示:“他(菅义伟)基本上都是听别人说话,自己很少发表意见。”

餐后,参加内阁会议和记者见面会。中午,参加两场午餐会。下午处理政务以及参加记者见面会。晚上,参加3场聚会。平均时长不到1小时。他会喝酒,但在聚会时从来不喝。和早餐会一样,他在晚上的聚会上,也是一个“专职听众”。

深夜,返回位于首相官邸附近的赤坂议员宿舍。睡前再做100个腹部肌肉运动。

由此可见,他真是一个名副其实的“隐忍的男人”。

好运气眷顾

很多人都认为,接替安倍掌管日本的人应该是本文开篇提到的岸田文雄或者石破茂。不过,这一次,“四重好运”先后眷顾了菅义伟,最终让他逆转乾坤,荣登大宝。

第一重好运气是安倍突然因病辞职。如果安倍可以健健康康地工作到明年9月任期结束,菅义伟的美梦就会彻底落空。到那时,防卫大臣河野太郎、经济再生担当大臣西村康稔等七零后的年轻选手,一定会牢牢占据岸田文雄和石破茂之后的“第三候选人”的位置。

第二重好运气是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持续蔓延。如果没有出现疫情,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将会在今年夏天如期举行。大赛期间,绝对不会上演一出政权交割的闹剧。当然,菅义伟的那句“情况紧急,必须优先保证政权的存续”自然就失去了说服力。

第三重好运气是竞争对手实力太弱。对于这次的自民党总裁选举,我斗胆称其为“好人品岸田”、“强政策石破”、“老狐狸菅(义伟)”的三国战。用自民党内政客们的话来说,“岸田太弱,石破没声望”,其他叫得上名的候选人也都是高不成低不就。于是,“老狐狸”菅义伟背靠着身经百战的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这颗大树,奋力加入了这场争夺战。最终,他在非常短的时间内击败了所有对手,成功赢得了大批支持他继任首相的拥护者。

第四重好运气是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的一点,那就是美国的“不干涉”。现如今,中美关系出现裂痕。理论上讲,美国政府不会允许由二阶俊博这个日本政界最大的“亲华派”推选出来的首相候选人。只不过,四年一度的美国总统大选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。现任总统特朗普竭尽全力争取连任,但前副总统拜登的强势出击让他头疼不已,实在无暇顾及日本的选举。就这样,菅义伟在四重好运的眷顾之下,势如破竹般取得了最后的胜利。

与在外交方面华丽无比的安倍政权相比,菅义伟政权无疑是一个“重内政”的小巧玲珑的政权,或者叫“防守型”政权。疫情之下,日本的经济形势持续走低,菅义伟政权会是当下最适合日本的政权形式。

日本《现代周刊》副主编

beat365手机版官方网站